• 北京合锐赛尔电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
  • 上海疫情下这家Tier 1背起三倍物流成本自救

    发布日期:2022-05-08 11:5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    社区属于什么样的行政级别?2022年4月,上海爆出疫情黑天鹅。多数在沪企业基本上处于停摆状态,即使近期部分企业启动复工复产,面临的供应链和防疫保障压力也客观存在。

      4月,XEV研究所在进行《魔都十二时辰》的采访时,从博泰车联网的高管团队那里,听到了一个与“躺平”截然相反的自救故事。

      感染病例在本土迅速蔓延,位于徐汇区的博泰车联网也未能幸免。这家公司在沪员工有400多人,前后有4名员工核酸检测显示阳性,其中一名员工的家中5阳1阴。

      另一边,公司相关员工在居家办公后,发现与业务相关的U盾被封在公司大楼。没有U盾就无法发放工资。

      还有一个问题非常棘手,用于登录税务系统开票的电脑,同样被封在公司中。开不出发票,就意味着即使有订单,钱也无法收回来。

      上海这一轮疫情爆发初期,除了员工感染、U盾和发票难题之外,一些合作伙伴也被封在了酒店。

      原本,博泰与一些车厂、科技公司在上海设立了联合研发中心,一些来自沈阳、大连、南京、武汉等地的团队,会与公司一起进行开发。突如其来的封控下,这些人只能住在酒店或者宿舍,当即面临物资紧缺的难题。

      博泰车联网总裁办主任杨志航告诉我们,“有两位分别从沈阳和南京过来的工程师,突然就被封在酒店里,酒店也几乎断粮了,一天只供一顿早饭。”

      防疫政策初期,物流优先保障民生。上海市内又在各区之间实行隔离,许多原材料厂家的物料很难进行运输。物流变成了4x100米接力赛,原本一天可以送到的货物,需要四天才能抵达。

      面对这些大小事务,应宜伦一天要开七八个线上会议,通常一个会刚结束,另一个会马上接入。应宜伦说,公司的总裁办、供应链等许多部门,基本上每天忙到凌晨一两点。一些紧急事务的处理会占据他们 40% 左右的时间。

      应宜伦还记得2020年的武汉疫情,那场危机爆发后,公司就开始尝试市面上的各种线上办公软件。

      总裁办紧急组织了货源,向被封控在家、生活困难的员工送去必需品和防疫物资,同步给被封控在酒店的送去自热火锅、即食食品和水果等。

      最后的解决办法是,通过公司大楼的保安,以及公司的供应链工作人员,将U盾从办公室保险箱拿出来,送到了人事负责人住的小区。4月工资没有晚发,博泰保住了连续13年准时发工资的惯例。

      公司此前的预案是,将用于开发票的电脑运输回员工家里。但后来发现,如果电脑在远途运输中发生问题,比如硬盘损坏,就会彻底影响到开票业务。

      思来想去,团队总算找到了解决办法,就是借助远程桌面预装一些软件,通过系统的方式来解决。最终博泰联系到公司大楼的业主,进行远程操控,将发票成功打印了出来。

      此次上海疫情中的物流难题和之前的芯片供应短缺有着相似之处。不同点在于,芯片短缺是因为没有货源,而物流难题是没有运力。

      之前为解决芯片短缺问题,博泰已经投入数亿元提前采购芯片。这次上海疫情中,博泰同样不吝投入。

      在原有的物流合作商基础上,他们还自建了一支车队,在上海、南京、厦门、武汉和成都等区域内进行短程接驳和专车运送。

      这轮疫情期间,博泰与物流合作商配合,在浦东、闵行和嘉定等各区收集物料,然后送到全国性的物流公司,用专车送往其在南京或者厦门的生产基地,再将生产的成品运往全国各地的整车厂。

      自建物流的好处是,可以在疫情期间做到“使命必达”。但这种方式成本极高,整个物流成本比正常情况下增加了三到四倍,且需要企业自行承担。

      上述种种,是疫情自救下的碎片化措施。在和我们回顾疫情期间公司的举措时,应宜伦和团队总结了一套方法论。

      简单来讲,博泰成立了应急管理委员会,由应宜伦担任总负责人。应急管理委员会下设芯片采购科、替代物料认可小组、物流应急小组和长链物流保供小组四个部门。

      此前,在应对芯片危机时,由于有很多现货采购,会产生指标确认、芯片型号选择等诸多新要求,为此,博泰把技术人员引入采购科,设置了芯片工程师岗位,让他们进行专业判断,加快采购决策。

      并且,在采购工作中,寻找资源和负责追货的是同一个人,这种灵活性成为后面芯片供应的保障。

      除了提前购买芯片,为了应对进口物料防疫要求不断加严,博泰还采取了不同的口岸多地报关模式,包括上海、厦门和深圳等,确保芯片不会因单一口岸影响而断供。

      公司执行副总裁张毅说,由于汽车行业非常注重质量流程体系和产品安全性,所有的替代产品必须按照流程办事。想要得到客户的认可,就要进行充分地试验,充分地评估。

      他告诉我们,在这个过程当中,原来就需要公司的很多部门参与进来,包括采购、质量、软硬件研发、云端、测试、生产和中心实验室等,而且还要和商务、客户进行反复沟通。

      成立替代物料认可小组后,首先在公司内部将所有的环节全部打通,随着客户在各自内部的同步打通,车企和Tier 1的两个小组对接起来就非常顺畅。替代认可的过程进行得非常快。

      物流应急小组的成员,包括供应链负责人、仓储负责人、计划负责人,还有一个专门的岗位,内部叫做物流调查员。

      物流调查员需要每天和公司所有的供应商进行确认,比如,这个区域有没有疫情发生,现在的防疫政策是什么,车辆、人员能不能进出等等,然后将这些信息与公司的交付团队进行同步。

      如果遇到由外地来的车或者司机不能出高速的极端情况,就用自己或者当地物流合作商的运力,在当地防疫人员监管下进行短程接驳,确保物料和产品的运输通畅。

      通常来说,一块车载显示屏的产业链大概涉及 7 到 8 个生产环节,这里会涉及大量不同的物料,以及不同供应商(Tier 1,Tier 2,Tier 3,Tier 4……)的保供。

      再如PCB产业中有些物料的进口率达到80%以上。对于这类物料,长链物流保供小组就会打通各个环节的合作伙伴,输出自身的关务、物流和计划等能力,完成整个链条的整合和迅速交付。

      博泰拥有厦门和南京两大生产基地。两个生产基地都通过了客户审核认可,可以同步生产所有的产品。两个基地的生产线项目相互之间可以切换,这就是产能双备份。

      去年厦门、南京分别出现疫情时,位于两个城市的生产基地就各自启动封闭运行,保障了客户交付。今年二三月份,虽然厦门疫情并没有很严重,但公司预判到输入性的风险很大,又封闭了一个月。

      通过封闭的演习和实战,在疫情出现时,两大生产基地可以在发出封闭的命令后,24 小时之内将所有人全部集结到厂里,进行封闭生产。

      在XEV研究所与多位行业人士的交流中,许多人对上海疫情的突然降临和之后的封控措施感到意外,也很难开展工作。

      比如,其在研发端现在只能推进两项工作,产品规划,以及硬件开发和软件代码开发。至于高精地图测试、智能座舱量产前的测试、道路测试等工作,基本上无法正常开展。

      朝更坏的方向想,他决定在问题越来越恶化时,投入更多的预算。问题是,这会带来企业的成本巨额增加,管理难度大幅扩张。尤其像物流供应链部门,这些负责人和团队就和上海的居委会一样,已经接近过劳状态。

      不过,即便在当时,应宜伦也没有泄气,仍然对完成全年18亿元的营收目标很有信心。

      做决策时,应该基于最坏的情况。不能仅仅依靠外来的信息做决策,否则最终会把企业给毁掉。

      公司要确保客户的多元性,同时对员工、合作伙伴以及社会和国家要尽好自身的责任,进行一些风险的对冲。除了和一些车企合作,博泰还与国内一家ICT龙头进行了战略合作。此外,还在布局欧洲和东南亚的国际业务。

      未来三到五年有巨大的不确定性,要做好应对。包括节省开支,增加融资、保持业务增长,以及完善供应链等等。

      电动化和智能化的趋势仍然会持续。油价涨幅巨大,很多人可能想的是,把传统燃油车卖了买新能源车。智能网联业务的增长空间还很大。

      团结最重要。公司必须要学会活下来,必须要自救,必须要让大家渡过这段艰苦的时间。

      最后,虽然付出了很大的代价,克服困难保证正常运转,但是在目前特殊情况下我们成本很高,所以希望政府在后期能够出台相关政策,给予创新企业、民营企业一定的扶持。

      4月24日、25日两天,上海疫情数据连续两天大幅下降。25日晚上,应宜伦仿佛看到了希望,在个人朋友圈写下这段话:

      “二十二年前借了六万元来到上海创业,一晃而过,期待这座城市未来还是一座海纳百川、兼容并蓄的伟大城市。”

      就在本文发出前不久,上海疫情新增数据进一步大幅下降,部分区处于社会面清零状态,一些汽车产业链公司已经进入复工复产阶段,希望的曙光正在出现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